數位教材2.0的思考

最近演講比較多,而且多是到外地,不但讓我熟悉高鐵的班次運作,還知道什麼狀況下該買自由座?什麼狀況下要買劃位票?也讓我對各個高鐵站的特色,有比較深入的認識,對比於台鐵的服務,高鐵可說是鐵路服務2.0吧!

高鐵最大的優點是班次多,也不是是什麼都好,至少窗口賣票的速度就不如台鐵,言歸正傳,最近我發覺自己演講時,不再只是一個投影片而已,而是一群投影片與短片(flash vedio),再加上網頁連結,說句行話,就是一組學習資源,我可以看情況引用適當的資源,一方面是教學上的調劑,另一方面也是對自己智財權的保護,然而最關鍵的,還是希望能讓聽眾得到更好的學習。我這樣子,算是往teacher 2.0前進一步了吧!

web 2.0興起後,很多衍生的口號相繼出爐,例如elearning 2.0、school 2.0、education 2.0等等,其實2.0這個詞並沒有甚麼玄妙,只是代表創新的工具與做法,再帶出新的觀念和態度而已!那麼相應的在web 2.0時代,數位教材有沒有新的變化呢?當然是有的,只是用心往此方向思考的人並不多,因此爲提醒大眾注意,我特別把它稱為數位教材2.0。

要思考數位教材2.0跟1.0有甚麼不同?最關鍵的是「主動學習」與「被動學習」的差別,假如我們希望激發學生的好奇心,誘導他們主動探索和學習的興趣,是否還需要把所有知識灌輸給學生?學生和家長是否也可以提供教材?教材一定要遵循品質規範與SCORM標準嗎?教材一定要放在教材庫裡面嗎?假如不放在教材庫,當人們需要時,又要如何找到呢?

我的朋友Nelson為了協助女兒背黃鶴樓這首詩,特別透過Google Earth,做了黃鶴樓週邊地理位置圖,並寫了一個講解投影片,我又依據他的投影片,做了一些增添,整個過程請見數位教材2.0的實驗。

第一代的數位教材由專家和老師製作,學生雖然很快的學到知識,但不紮實,可說是二手知識,第二代的數位教材若是由學生創作,雖然表面上看,品質不高或深度不足,但卻是出自學習者自身對內容的整理、消化、思考與體會,印象就會深刻得多。

第一代的數位教材基本上是自學教材(self paced learning)的模式,比較容易去遵循教材品質規範,就像SCORM 2004只適用於self paced learning一樣;第二代的數位教材,其實是一群學習資源的組合,由學生視自己的學習偏好和需要來選讀,像Common Crafts公司所推出的一系列web 2.0觀念短片,簡單易懂,也達到了教學效果,但它能夠通過台灣的數位教材品質規範嗎?

數位教材2.0的素材來自不同網路內容提供者,也是各種web 2.0工具的混搭(mash up)運用,靠的是探索、創意和新工具,靠的是網路上的內容標籤(tag),根本沒有相關標準可以遵循,而教材也散佈於不同的社交網路平台上。

數位教材2.0的呈現和發佈,可以採用混搭方式,例如wiki與blog 的mash up, slideshare與blog的mash up,而好看簿(http://www.haokanbu.com/)的故事陳述方式,則可輕易的將聲音、圖片與文字加以組合,對於中小學生特別合適。

資通訊科技的快速發展,使得製作教材變得越來越容易,製作者也從廠商和老師擴展到家長和學生,以致於人人都可提供教材,但是當教材大量快速增加的情況下,如何讓需要的人能快速順利的找到合適的教材?採用關鍵字或標籤去撈取,只是第一步,如何匯聚與整理,還有很長得路要走,如何讓好的資源能快速浮現,則有賴大家進一步的互助與努力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