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位學習的交叉路口

數位學習的交叉路口

2007/4/26
Stephen Downes是加拿大數位學習專家,最近應邀在哥倫比亞演講,主題是:「The future of online learning and Personal Learning Enviroment」,他是開放資源的忠實擁護者,講完後立即將該演講之投影片、音訊、視訊等資源,放上網路,供有心人士下載‧

我分三次聽完這一小時的演講,雖然錄製效果不是很好,但Stephen運用大量圖形和相片,全面觀照,扼要簡潔的講解方式,還是讓我收穫豐富,這也讓我與世界最新發展同步,可說是專業人士最好的即時進修方式之一‧

數位學習從1995年開始發展,隨著網路的興盛而產生許多新產品和服務,讓人與人之間有前所未有的互動與交流機會,例如Flickr的服務,雖然表面上只是提供儲存相片的場所,實際上卻擁有許多非常活躍、黏度極高的社群,吸引眾多愛好攝影的人士在此品評欣賞,交流心得,一張好照片之下,常常會有數十個回應,也有人主動給予各種榮譽,例如入圍Flickr最佳照片、藍絲帶獎、攝影奧斯卡獎等等,透過觀賞這些入圍相片,無形中提升了我的鑑賞能力,而上網欣賞好照片,也成了我的最新娛樂之一‧

數位學習發展至今,就如幼兒轉眼變為青春少年,但有多少人能隨時調整自己的心態和眼光來看它呢?Stephen演講中提到2007年網路上許多前所未有的東東,例如blog、wiki和共同書寫、digg的文章推薦機制、open source、社會網絡等等,這些工具與服務的應用,也把數位學習帶到一個新境界‧

這個新境界的主要觀念是:
 學習是圍繞著學習者的興趣而發展
 學習要沉入其中—-也就是「做中學」
 電腦把學生跟其餘的世界連結在一起

簡單的說,以往的教育著重在知識的灌輸,未來的教育著重在引導學習者自己去探索、發現與建構知識,透過「做中學」來逐步建立自己對專業的認知與能力,無奈的是我們雖已進入新世紀,教育制度與模式仍延襲著數百年傳統而不變‧

也就因此,Stephen指出全球數位學習的發展面臨交叉路口,一條路是繼續沿用過去十年開發出來的工具與系統,例如學習管理系統、虛擬教室、教材編輯軟體等,來支持以教室為主的傳統教學,另一條路是我們應該開發一些新工具與服務來支持「做中學」,也就是沉入式學習(immersive learning)‧

Stephen指出在「做中學」的過程中,指導者擔任的是「模範(model)」和「示範(demonstrate)」的工作,學習者做的是「練習(practice)」和「反思(reflection)」的工作,兩者之間的關係,比較傾向於農業社會中「師父與徒弟」,但又多了網路可以打破同行間的門戶藩籬,促進同行間的啟發、分享與切搓。很多現代化科技更可提供模範、示範、練習與反思等工作的新運用型式‧唯一不變的是老師先「以身作則」、學生從「做中學」的核心理念‧

有趣的是,科技進化的結果,卻解放了學習者的心靈,帶來情感的復甦,深化了師生關係,數位學習走到交叉路口,就意味著選擇,我們可以走原有的大道,看起來既簡單又順利,但它有沒有變為荒煙漫草的一天?我們也可以走新出現的羊腸小道,雖然不知道甚麼時候開花結果,但擁有一份為理想而冒險的熱情,不也就值得了嗎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